从新加坡挺进非洲

从新加坡挺进非

       “欢迎您来几内亚投资,带来资金和技术,最重要的是友谊!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é)紧紧地握住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总裁孙修顺的手说,语气中充满了感激和钦佩,他刚刚从孙修顺手中接过了企业援建的医疗站的钥匙,非洲的骄阳下方圆190个村庄近3000位村民载歌载舞地以最高礼仪来感谢这位新加坡新移民企业家。来自中国,在新加坡成功的孙修顺,正在开拓非洲的铝土矿资源——海运起家,四海一家是对孙修顺最好的写照

记者在韦立位于珊顿道的海景办公室见到孙修顺时,他刚从西非风尘仆仆回来,万里航程让这位典型的山东大汉稍显疲惫,但他的话语中透出的是一位企业家在创业时的兴奋:虽然交通不是很方便,非洲真是块待开发的宝地!孙修顺去一趟非洲确实不容易,新加坡到几内亚(Guinea)没有直航,要先从新加坡飞巴黎(Paris),再从巴黎飞几内亚,路上马不停蹄地几乎要飞上一天!由于非洲的基础设施很差,各国之间没有直航,所以即使从新加坡直飞一个非洲国家转机,在非洲大陆上空也要转一天

      在几内亚创造奇

今年32日,运载首批几内亚建港物资的韦立诚实货轮在烟台港装船完毕并顺利离港前往几内亚,标志着几内亚博凯(Boké)内港码头建设工作全面拉开序幕。该项目由烟台港集团、宏桥投资(香港)有限公司、韦立物流(非洲)公司、博凯矿业(几内亚)公司共同投资建设,其中韦立占股比35%

工程拟建2个铝土矿泊位及配套皮带机装船线与一个重件泊位,设计通过能力可达1000万吨/年。未来3年,可实现铝土矿通过能力3000万吨/年,而这些铝土矿正是通过孙修顺的韦立船队源源不断地运回中国,按照这个设计能力,我们今后每10天就有一艘船到烟台港卸货!烟台港是中国进口铝土矿第一港,2013年吞吐量突破7000万吨,市场份额超过68.5%

从几内亚到烟台港海路距离大约15000公里,为什么要到这么远的地方开矿运矿?记者问到

因为印尼政府从去年限制铝土矿出口,2014年烟台港铝土矿进口量锐减,但市场份额持续上升,达到77.3%。为积极应对印尼限制出口政策,韦立携手、烟台港、魏桥集团组成联合体到几内亚探矿,发现这里的矿源不仅品位高,而且埋层浅,地理位置靠近一条直通大海的内河,运输极为方便,孙修顺指着身后巨大的世界地图说,当然印尼市场我们也没有丢,已经建成了两个冶炼厂,把铝土矿加工成半成品再运到中国去。

几内亚博凯内港码头建设项目是联合体打造全程物流链的关键一环,从2014年末全面驶入快车道。201411月,联合体首批工程人员赴几内亚,开展前期工程测量、勘查等工作;2015年春节期间,8名职工放弃回家团圆,坚守几内亚工作岗位;2015227日,项目建设先遣小组一行6人再次赴几,目前我们有300名中国专业技术人员在现场昼夜施工,他们拿的是相当于国内多三倍薪水,720日,博凯内港码头将具备简易投产条件!孙修顺表示

现在中国政府提出这个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的战略计划,在世界范围内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环境,通过与我们有中国背景的合作方齐心协力,我相信韦立可以通过发挥在海运物流中的优势,作出应有的贡献并实现相应的价值,比如这次进军非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作为一家新加坡企业,韦立集团及其参与的联合体在开拓非洲的时候十分注重企业社会责任的担当,以顶层设计的思维模式来构建企业和社区之间的关系。单单博凯港口建设,就将会给当地青年提供3000 余个工作岗位,而且在招聘人员时,将首先考虑博凯地区的当地青年。文首提及的古玛医疗站由韦立联盟港口公司耗资500,000美元援建,占地450平方米,将会配置两间会诊室,一间实验室,两间病房,一间药房,一间休息室,一间分娩室,一间小型外伤急诊室

此时的孙修顺,有一种撒豆成兵的豪迈,我们还会为这里建一个火力发电站,发电用煤,我们从印尼用船捎过去。为了满足我们工作人员的日常生活所需,我们也会用返程的船运百货到几内亚,到时候说不定这里会变成非洲的义乌。孙修顺的大手笔赢得了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的高度赞赏:此举创建了一种真正一流的矿业开采模式,在几内亚,这是史无前例的

      从海员到孙

孙修顺在航运界展露头角的时间虽然只有十多年,但已经赢得了业界的认可,他是少数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把生意做到这个规模的老板!”2002年韦立航运在香港成立,为氧化铝生产企业进口资源提供海运物流服务。更加贴近印度尼西亚矿山企业,为中国与印度尼西亚企业搭建联系,2006年韦立航运移师新加坡,提供综合物流方案。2010年韦立国际集团在新加坡正式成立,整合韦立航运租船、船东、船舶管理、资源开发、贸易服务等核心业务

上世纪80年代,年仅20岁的孙修顺才刚刚从中国南京海员学校船舶驾驶专业毕业,被分配到青岛远洋运输公司工作。他在船舶和海上工作了8年,而就是这8年砥砺了孙修顺的意志,水手岗的各种职责,孙修顺都做得最棒,一起毕业上船的水手同学有很多,但最后只有孙修顺成为了拥有海景办公室的孙总,“1985年当船只靠岸时,我在新加坡虽只逗留一天,对岛国却有了深刻的印象,已经是新加坡公民的孙修顺望着新加坡海峡千舟相竞的图景对记者说

1992年,青岛远洋把他从海上调到陆地单位工作,他开始了另一番不同的职业经历,也有机会亲身参与航运业务的经营,学会如何揽货、开拓市场、联系港口和货主,速遣船舶等等,更深深体会到海运业的乐趣和辛苦,从此对海运事业一直乐此不彼

10年后的2002年,孙修顺勇敢跨出人生重要的一步,毅然辞去收入不错的国企工作,开创自己的事业。他在香港成立韦立航运,从最开始的航运经纪人做起,为货主提供航运服务,慢慢积累第一桶金

2006年孙修顺刚到新加坡的时候还没有自己的船,到目前为止,韦立自己拥有155万吨级以上的海岬型(Capesize)船舶。集团旗下控制的船舶平均为50艘,在印度尼西亚至中国资源运输航线,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承运的货种包括土矿、铁矿、镍矿、氧化铝、煤矿,以及建厂设备等,承运货量从2004年的300万公吨增至2012年的3000万公吨,增加10倍。集团的航线不但覆盖亚太地区,而且远达南美洲、非洲以及北美洲

       孙班长的成功秘诀

孙修顺除了作为老总很出名,他还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亚太EMBA19班的孙班长。国大的学习让孙修顺更加明白创新的重要性。他认为,创新是每个公司在运营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是公司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创新来源于日常的观察与思考

在孙修顺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一个他奉为圭臬的船用抓斗模型。2004年末,孙修顺与印尼发货人大胆提出从码头装货扩展到锚地装货的方式,避免船舶搁浅、装卸受限的问题,使印尼铝土矿的出口量大大增加,工作效率迅速提高,海运物流成本随之降低。经观察和研究,孙修顺决定另订制14个船用抓斗,从中国运到印尼装货锚地,从此租赁船舶的选择范围扩大,货运量也随之增加。通过探索和实践,孙修顺引进浮吊到锚地装货,改变传统装船工艺,大大提高装货效率,降低了海运成本,是公司经营过程中的一项重大突破

2008年金融海啸导致世界经济滑坡,直接影响了全球的货运量,中国航运业的运输需求萎缩,运价急剧下跌。中国国内众多收货人陆续停止了对铝矾土的进口,很多中小型航运公司纷纷卷款逃避,整个航运市场出现一片慌乱惨淡的景象

孙修顺审时度势,立即和印尼发货人组建共同联盟,在不收取海运费和货价的情况下,保持矿区最低限度生产,充分利用剩余运力,把铝土矿从印尼运到中国,在中国港口海关保税存货。一方面避免了运力的浪费与搁置,减少了货物在装货港的积压,另一方面把货物运到中国港口进行保税,为经济复苏做好积极准备。这一策略,让公司顺利躲避了经济风暴,没有遭受过多的经济损失,也提高了韦立集团在业内的知名度与信誉,并为日后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7年是国际航运的黄金年代,2008年金融海啸则是场危机,国际贸易立即萎缩,货运船只供过于求,但危机中总是蕴藏着机会——远洋货轮的市场价格大幅下跌,有的从上亿美元跌到仅值两三千万,有的从五六千万美元跌到不足1000万美元。韦立国际的很多船舶都是孙修顺看准时机在2008年船价大跌之后抄底购入

除了个人的智慧和团队的共同努力外,孙修顺的成功其实也和新加坡分不开。他由衷地对记者感叹:地处国际航运优势地理位置的新加坡,拥有发展航运业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新加坡政府和行业组织大力支持航运企业,也为航运企业在此落地生根、发展壮大提供了优渥条件。韦立一路走来,顺风顺水,见证了新加坡确实是个发展航运业的风水宝地

20134月,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授予韦立航运海运海事优惠计划-国际海运企业(MSI-AIS奖项。除了享有船舶运费等收入的免税优待外,韦立航运的表现和贡献也获得新加坡当局的特别认可。